展期: 2016年11月19日~12月9日

地点: 广东连州

在场与再现

陈卫星/文

 

在21 世纪即将走完第一个十年之际,人们的眼睛所泄露出的各种表情中,无疑是看到一个同时充满着动力和混沌的现实:世界化,经济全球化,信息与时间同步,人类的机动性越来越大,互联网革命,后冷战时代,相互依赖性,时空的重叠和压缩,快餐效果在全球的扩散,文化和宗教的主题开始突出,危机管理和协调的国际化等等。而在这所有一切的变化中,中国的现代化因其时空界面的广阔性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一角色的确立不仅是因为其自身巨大的经济能量的释放,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文化观察的新视角,并在视觉呈现上不断产生新的文本。

 

现代化的历史是一部视觉现代化的历史,并渗透进日常生活的各种社会实践。摄影作为最直接和最有效的视觉手段,不仅满足人们对真实的期待,而且在不断寻找真实的过程中,逐渐形成越来越社会化的传播终端。作为终端,就是说摄影库存了我们的生活历史和现实想象,由此形成人类追寻自我认同的参照。这种参照具有两个层次的意义:第一,它是创作主体的自我呈现的能指,事物同时占据时空两个维度;第二,它是创作主体向往“绝对在场”的媒介,事物的再现又是一个暂时状态,被再现的在场通过与受众的协商或合谋释放出能指的差异。

 

显然,普通大众的历史常识和生活经验,往往有赖于摄影作品的提示,成为我们通向没有直接经验的现实的主要通道。作为对社会的具体把握,人们会接触到展示常规新闻事件的图片,或者是无法预测的突然性新闻的视觉呈现。作为建构社会关系的舆论导向和生活趣味,具有新闻性质的人物肖像无疑是在推荐作为社会参照群体的示范性人物及其环境氛围。作为人与社会环境的丰富关系有无限的个性化表达,日常生活的姿态和行为勾勒生活的意蕴。被摄客体的不同节奏的行为状态和转瞬即逝的有意无意,提供了观看主体和对象客体相互交流的契机。而人与各种自然环境的对话性关系的建构和走向逐渐成为人类自我延续的不可须臾的要素。

 

我们认为,摄影尤其是具有新闻性质的摄影不仅仅是通过在场的质感来再现现实,从而对人物、事物和关系有一个直接明确的答案。而且,摄影作品的内容和形式往往暗示了答案的走向,包括作者的意图和观看的期待或质疑,画面上的决定性瞬间和画面外的延续性瞬间形成了我们解读新闻摄影的主客观条件。

 

如果把摄影定义为教科书或参照系,我们从新闻摄影作品中究竟可以感悟到什么?我们认为,从满足如何再认识宏大叙事的角度而言,是否可以从新闻摄影作品中观察到历史的表情甚至历史的诡计;从阐释当代日常生活的动力机制和焦虑状态而言,是否可以从摄影作品对现实的定格中去把握现实的走向;而在遭遇民族、性别、语言、代沟、地域、消费、生态等各种伦理性危机时,是否可以不仅仅反思摄影作品所提供的生存的表象,更要思考如何改变现状的可能。

 

我们在这里为即将开幕的第五届中国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提出三个关键词:

 

历史的色调:在宏大叙事终结之后,人们对历史的重新审视会从新闻摄影作品所提供的历史细节中获得新的启示。正是通过新闻摄影作品的提示,我们终于可以为一个不断演变的时代和社会提供视觉的支点。毕竟,一个民族国家的历史图谱,总是由新闻摄影所提供的在场性来给予更加充分和细致的呈现。这就要求一种被描述为“从头开始”的方法,从历史影像档案中寻找历史的肌理。如果没有摄影作品所提示的重大的历史细节,我们对现实的理解难免会成为一个固化的模式。

 

现实的表现:摄影的空间框架和内容构成如何把握当代人的命运,关注人的内心的不同感受及其深层心理状态,描绘与他们生活相联系的社会大背景的变迁等等。作为社会转型的见证,当代摄影的创造性在于媒介话语的范式转换,即从权力话语向身份话语转变,从治人话语向自治话语转变。摄影由此消除了外部空间与内部空间、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技术空间和人文空间之间的区分。摄影帮助我们明晰时代的关键词,审视社会图腾和个体写真,为日常生活的实践策略找到深度描述的再现形态。

 

生存的表象:我们的当下生存面临两个重要挑战:一个是新媒体的日益普及。新媒体技术所提供的即时性和普遍存在的连通性,是否可以改变关于如何生活的假设和期望,乃至对社会关系进行重构。面临新媒体的进军,我们的期待与战栗同在。另外一个挑战是新旧价值观的更替,在传统价值观当中的耐心和宽容开始衰落的同时,超越物理场所的局限而形成的新的信任关系和道德义务感正在崛起。作为时空联结的手段,新闻摄影作品势必为传统社会结构之外的新公共领域提供话题和索引。透过所有这些被展示的作品,我们有理由期待影像的主体性和参与的全球性为世界主义的文化倾向贡献新的路标。